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岘雨斋

说墨的新居:诗歌,书法,绘画

 
 
 

日志

 
 
关于我

说墨,随著名油画家石冲先生学画,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油画本科专业,曾于中央美术学院进修中国画,师从著名画家郭怡孮先生。2007中国书画报十大年度人物提名。作品刊登在《美术报》、《中国书画报》、《中国收藏》、《襄樊晚报》、《襄樊日报》等报刊杂志,出版入选有 《当代绘画艺术》、《中华当代大师》、《中国当代油画水彩艺术》、《荆楚美术》等多部大典或画册。出版有个人画集《画刊提名21世纪优秀艺术家——周明礼》。有多幅作品被法国、美国、新加坡等国内外收藏家及友人收藏。

 
 

[引用]靳卫红专访:当代艺术发展的见证  

2007-12-02 18:25:21|  分类: 教师风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雅昌艺术网专稿

 

记者: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我们雅昌直播室。今天做客我们雅昌直播室的是著名艺术家、《画刊》编辑部主任靳卫红博士。

  《江苏画刊》我们都知道现在改名《画刊》,《江苏画刊》对于中国现代艺术史是一本非常重要的刊物,它在那个时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请您简单介绍一下《江苏画刊》这么多年来简单的经过?

  靳卫红:对专业圈有接触的人都知道它是一本老刊物,到今年已经有三十三年时间了(74年创刊)。

  当时是一本工农兵杂志,画报、宣传画、连环画这么一个刊物,

  记者:创刊是源于一个什么样的契机呢?

  靳卫红:创刊是那个时代之下的产物,为了选择意识形态的刊物。

  类似工农兵杂志和宣传画、连环画来教育大众,84年的时候开始改版变成一个专业的刊物。

  记者:是因为什么样的机遇,还是因为领导的决策才转向比较专业的方面?

  靳卫红:当然和八十年代思潮的转变有关系,84年就变成了一本纯粹专业平台的杂志。

  记者:还是因为领导人的眼光。

  靳卫红:当时我们杂志有两位领导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杂志是隶属于出版社下面的一个杂志,出版社的领导叫索菲,他是一个非常开明的领导。他眼光也很敏锐和美术圈里面的人都是朋友,还有一个就是刘典章,他是我们杂志的主编,其实杂志是在他们两个领导之下做起来的。

  记者:我们知道《江苏画刊》在1985年的时候发表了李小山的《中国画之我见》,这个事情引发了大家一系列的反响,引发了对中国画的讨论,包括它在八五新潮期间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您认为一个艺术媒体对艺术发展在艺术链条中起什么样的作用呢?

  靳卫红:我觉得一个媒体首先得有敏感度,第二得有专业的高度。

  李小山这篇文章实际上也不完全是李小山个人的观点,我觉得是那个时代之下产生的。比如说他们的同班同学互相在一起已经讨论了很多,把大家共同的问题敏感地形成了文字。

  当时为什么一触即发,因为大家都在关注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正好点中了那个要害。媒体这个时候如果很麻木,专业的知识储备不够的话,不可能把这个发出来。

  我觉得一个媒体如果缺乏这两点历史要重新写,当时这个文章的发表也并不是非常顺,因为有专业的问题也有政治的问题或者有其它的问题,比如说怕得罪很多人顾虑肯定有,毕竟我们生活在社会的圈子。我刚才说的两位领导属于开明人士。

  记者:我记得当初栗宪庭先生原来在《美术》,他说在那个时期一本刊物可以导演一场艺术运动的。刊物传播的渠道非常匮乏,一本艺术刊物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在八十年代刊物发挥了引领或者说是非常权威的作用,进入当下的话这种作用被很大的削弱,一是刊物越来越多大家也不再迷信它的权威性,另外网络媒体的兴起对它都是冲击。

  在两种情况的对照下您认为作为媒体的带头人应该怎样调整方向和定位?

  靳卫红:这个问题有它的两面性,第一传统媒体似乎在英特网时代当然从时代重要的位置退了下来,但是我认为也不能简单看这个问题。

  我们看网络是一个很自由的空间每个人都可以在上面有自由的权力,但是纸媒不一样,平面媒体需要过滤,而这个过滤还是适当地保持了所谓的权威、慎重,然后有它比较可靠的部分。我相信如果我们看一个报纸上面刊登某人死了,在网络上发出来和平面媒体发出来大多数人还是信任平面媒体,我们对网络可能会持质疑。这是我们纸媒在这个时代还拥有的一点优势。

  当然媒体像栗宪庭说的那样是特殊时代中国比较特殊的意识形态。

  记者:是那个时代的?

  靳卫红:我认为一个刊物应该就像我们在三十年代,那个时候上海、北京都有无数的刊物、无数个通道,几个同仁可以做杂志发表我们的观点,那个时候如果哪个杂志想导演一个潮流、运动这个做不到。

  为什么在这个时代说这个话,因为我们那个时代通道非常少,那个时候号称“两刊一报”。一个新艺术没有其它地方可以发表,到了后来《美术思潮》和《美术报》停了以后就是《江苏画刊》一个平台,为什么我们和很多艺术家是非常好的朋友,因为那个时候建立起友谊、相互扶持的关系。

记者:平面媒体的权威被挑战,一是因为传播渠道越来越广泛、网络媒体的冲击。

  另外因为有这样的感觉在八十年代那个时期这些文章都是真知灼言非常可靠,我认为现在很多的平面媒体自身有主张,会发表一些收费的文章,拿了一本文章会发现可读的文章很少,一眼能看到是什么样的文章大家都知道。这样影响它信任的程度,这是内部的一些问题。

  您作为画刊的领导人对自己本身在这方面有什么要求吗?

  靳卫红:我们以前经历过一个铅字崇拜的时代,任何的文字我们把它变成铅字排了版就变成权威,我们好象难以质疑它的其它方面。

  因为时代变了印刷已经变成一个大众都可以去使用的自我媒介,当然就会变得乱,你刚才说的问题杂志现在多了,说实在话我每天收很多杂志,我桌子堆了很多,有一些杂志我没有办法看,因为确实办得比较差,一看明白为什么要办这个杂志,可能就是即时获得某些利益的。

  我们一直试图做的是专业性杂志,因为我们没有其它的产业相关,这种还是能相对保持独立性和纯粹性。至于我们是不是已经办得满意了那是另外的问题,或者我们是不是从以前的位置上往下落也是另外一个问题。我们是一个专业做杂志的和其它产业不相关的东西。

  我认为相对的严肃和试图做的标准,这种在我们心里还是有,还是想建立一个我们自己认可的东西,代表我们某一种价值观的东西。

  记者:本来作为媒体公开的传播渠道,应该对公众有一个引领的作用,引导公众审美趣味或者欣赏的口味,现在的情况下艺术市场十分火热,基本上市场的口味左右了艺术家的方向。

  作为艺术媒体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有什么样的应对措施呢?

  靳卫红:这是一个大难题,这也是我们和朋友、同行私下、会议上都不断讨论的问题。

  其实艺术大潮泥沙俱下,我们专业圈子里面可能知道谁好谁坏,公众确实难以分辨,走入一个大展厅怎么知道哪个是好的,全是汪洋大海的画。

  记者:这个时候需要被一种声音来引导?

  靳卫红:我认为这个时代已经不是哪一个个人能够引导得了谁,也不是一个群体能够引领另外一个群体的时代。

  记者:对专业读者来讲的话会有自己的口味?

  靳卫红:我们专门可能就某一个问题进行讨论,无法就制定标准,我们现在又是一个没有标准的时代。

  记者:普通大众包括专业媒体之外的一些爱好者、相关的从业者,他们是需要被引导的。他们真的会看到这本杂志推这个人很厉害的,就有兴趣了解一下,当然如果你是一个专业的批评家有自己的审美观、有自己的立足点,但是作为一个普通人会受媒体引导的。

  靳卫红:就像你怎么能知道医院里面哪个医生是好的,到医院挂号可以看到挂有国务院津贴的号,我们肯定点点击率最高的,我们不知道但是他享受了国务院津贴。

  恰恰我认为这个东西也很危险,靠一种声音告诉他什么是好的本身也是危险的。更重要的这个责任不在于一个媒体,而且在于这个国家的教育更下一层的事情。在受教育的时候培养你基本的审美观,你和欧美的很多藏家接触或者观众接触,会发现很难去用某种观众绝对影响谁。

  当然我说的是文化阶层,他们不一定是从业人员、也不一定是专业圈子里面的人,他们有自己的一套审美观,对这个事情的认识,不完全靠耳朵,我们现在的问题是公众完全靠耳朵,自己没有眼睛。

  记者:您认为引领的作用是媒体不需要的?

  靳卫红:引领的作用当然媒体应该有这个作用,但是这个作用在这个时代是非常微弱的,这个时代的价值非常多元。

  记者:发出这种声音跟他的味道对路的话他就会信?

  靳卫红:这个我不是特别乐观,尽管我很崇尚媒体价值在于引领,甚至有教育大众,可是我觉得这个互联网时代要实现这样的愿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记者:您认为一个媒体应该起什么样的作用?

  靳卫红:媒体是一个媒介,如果是从我的杂志角度来看,我们有一句话“为当代艺术立传”。

  这是我们以前主编程大利当时提出来的,这句话说得非常好,为当代艺术立传我们不要对价值进行绝对的评判,我们应该相对客观地呈现。我们作为一个过滤器,觉得不错的艺术呈现出来,但是我们没有资格对任何东西做绝对的评判。

  我觉得这个是时间和历史将会做的事情,不是我们这些个人做的事情。

记者:只要立传会有一个立足点?

  靳卫红:立传运用专业知识,我们毕竟都是学专业出来的。当然我们也有局限性,总体来说我们从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的工作来看,基本上能够把当代艺术发展的线路反映出来,说明我们这个过滤器还行。

  记者:历史证明还是非常有眼光的。

  《江苏画刊》是一个时代的问题,在八九十年代它推出了一大批的年轻艺术家,包括一些新兴的批评家,这是媒体应该负起带来的必然结果,在这方面有什么规划呢?

  靳卫红:这也是我们的运气和偶然,实际上我们在推介新艺术家的时候也没有说我们创造了历史,我们将来就在历史上要被大书一笔,只是觉得我们鼓励这样的探索,我们鼓励新的艺术形式,我们也有一种抱负,希望能把好的东西做出来。至于有一些东西在价值评判模糊的时候也无妨,就给大众看,我觉得这不是一个故意地说我们一定能够创造历史。

  现在中国市场这么热,被捧为这么大牌的艺术家都是我们曾经推介过的艺术家,想想和我们没有什么必然的关系,正好这个时代选择了中国,好象我们做的工作也显出成效了,至于将来我们毫无疑问还是关注正在发生的事情,也试图去清理发生事情背后有什么样的本质、联系等等。

  记者:推出艺术家我们可能不会想到方力钧会像现在这样的状况(举一个例子),我们在推出这些介绍新艺术家的时候,我们有一个选择标准,认为他的艺术是好的艺术,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知道,目前情况都是一样的不断地有新的艺术家、新的作品出来。

  什么样的规划,什么样的标准?

  靳卫红:这个问题又有变化,在当年九十年代的时候,艺术家出场首先是由编辑挑选的。

  现在不一样,我可能了解很多艺术家是从一个商业性的展览上知道这个画家或者我认为这个是不错的。

  以前都是我们走进艺术家的工作室或者通过一些我们觉得可以信赖的人介绍知道,他们最初出场全是通过媒体。

  现在第一是市场发现了他们,那些画廊比我们灵敏得多、勤快得多,我们收到第一本画册的时候才知道这个人。

  这个东西和我们以前是倒过来的,以前一个艺术家被我们介绍出去很久,画廊通过我们问我们是谁,我们会给地址方式,以后很多年出一本画册。

  所以每个时代的特征不一样,我想我们也应该调整我们整个对事情的理解。

  记者:在选择艺术家方面有什么样的标准吗?

  靳卫红:我还是选择好的,这个标准没有降低。

  记者:好是什么样的标准?

  靳卫红:现在好没有标准,没准在你的心里,这个就没法说清楚。

  记者:艺术非常多元化,现在很多传统的声音要弱一些(中国画、水墨画方面),可能很多前卫的装置、影像的等等,在这种大的类别方面《画刊》需要做什么样的工作呢?

  靳卫红:发掘价值一直是我们需要做的工作,比如你刚才说传统的声音比较弱。恰恰我们应该做梳理的工作,因为中国的传统已经经过五四、文革以后实际上没有好好地梳理过,八十年代有过一些但是比较浅的层次上面做的。现在中国当代艺术这么热,我们使用的标准是西方化的。这里正好有空间看一下我们本土曾经的价值体系是什么样的,而和它建立某种关系也是很好的工作。这个就是我们想发掘价值。

  发掘价值不管是什么,如果传统大行其道我们也会发现其它的价值,就像我们当初发掘当代艺术的新艺术价值一样,我们应该有敏感度,对每个时代还没出现的东西有这样的敏感。

  我觉得这个是杂志做媒体人应该具备的基本东西。

  记者:《江苏画刊》在03年的时候更名为《画刊》去掉了地域的限制,是想表明什么样的姿态吗,还是有什么更高的要求吗?

  靳卫红:这个有实际的考虑,《江苏画刊》认为是一个招牌不要动,可我们在征订的时候,有一些读者说《江苏画刊》是什么?是一个江苏地区的画报。我们这样失去了很多不太熟悉画刊的读者,这个更名考虑已经很久。

  一直到03年没有丢掉招牌,我们一直在宣传《画刊》就是《江苏画刊》,如果说这个名字去了,我们为得就是把更加地区化的含义去掉。很多人说不是地区化,我们知道它是一个什么样的。我说你知道没有用,因为其他人不知道,你知道改名为《画刊》你一样会知道。我们这样可以争取一些新的不知道的人,不要以先入为主的概念以为是江苏的。

  记者:只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不是说在办刊方面有考虑?

  靳卫红:这种调整不是更名,没更名之前我们也一直是往国际化方向去做,当然这个路不是特别容易走,因为在中国本土做确实也是需要一种探索,怎么样使这个杂志国际化但是又属于中国的。

  记者:在美院的时候大家一直在关注这个刊物,对大家也是一个印象非常好的刊物。所以今天非常感谢靳老师来做客我们雅昌直播室。

  靳卫红:我也非常高兴来阐述我们这样的看法。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